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酸辣汤的家常做法 > 内容详情

农村超吓人鬼故事短篇

时间:2019-04-16来源:川菜新菜谱 -[收藏本文]

  民间是流传鬼最多的地方,在农村真的是有超多的吓人短篇!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农村超吓人鬼故事短篇,希望大家喜欢!

  我六岁了,第一次发现院子里大我月份的萍姐最漂亮也最干净,于是,我便非常喜欢和她一起玩了,躲猫猫,跳屋子…

  那是在初冬,阴天便很冷了,在外玩一会儿后,她便带我进她家烤火,一连数日,我俩玩得兴致勃勃不亦乐乎。

  一个中午,我吃饭后又去找她玩儿,玩了一会儿,她说她还没吃饭呢,吃饭了我们再玩,叫我进屋烤火,等她。我去了,坐在她家火炉旁。突然,我发现角落里一个幽灵在孺动,吓得正要张口惊呼;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位老人。我暗道:“我天天在这烤火,怎么从来没发现角落躺着一位老人?他是谁呢?”她家是老木屋,光线很暗,于是我悄悄细致打量那老人,这一打量,我心头立刻咯噔一下,背后凉嗖嗖的,发麻,仿佛见鬼般令我恐怖。我立刻走了出来。

  出来后,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石头上,心想:“那老头是谁?看样子两三天就要死了。”想到死人的恐怖模样,我便越想越害怕。这时,我听见萍姐的父亲问:“他怎么出去了?”

  萍姐:“可能见我家在吃饭吧?”

  她父亲:“他吃了没?”

  萍姐:“吃了。”

  她父亲:“他饭也吃过了呀,还不好意思?叫他进来烤火吧,这么冷的天,他家大人都不在。”

  听见萍姐往外走,我暗想:“自己进去又怕那老人,不进去怎么拒绝?还是先回家去吧。”于是立即往家飞奔,萍姐出来时只看见我渐渐远离的背影。

  我一直不知道那老人是谁,长这么大,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而且怀疑他两三天就要死了,心中狐疑。晚上,妈妈回来了,我便问:“萍姐家来了个老人,是谁啊?”

  妈妈:“她有个爷爷呀,九十六了,你还不知道?”

  我:“我今天才第一次发现。”

  妈妈:“他那么大年纪了,可能不久人世。”

  我:“我猜他两三天就不行了。”

  妈妈:“他病了?”

  我:“没有,他还在吃饭呢。”

  妈妈:“那你说他两三天就要死了?”

  我:“我猜他真不行了。”

  妈妈:“不准你当作外人说这样的傻话。”

  我:“我没敢对别人说。”

  妈妈:“一个人好好的,不可能马上就要死了,你小,不懂。”

  我:“可是我看到他就觉得自己是看到了鬼。”

  妈妈:“你害怕?”

  我:“是啊。”

  妈妈:“那你别去他家玩了。你自从生下来,看见老人,你哭的话,那老人很快就死了,你就会大病一场。”

  第二天,我没再去找萍姐。

  第三天,听说老人病了,招回了他所有嫁出的女儿。患上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效果会更好第四天黎明,老人逝去。

  封棺的时候是深夜,我正睡得香,妈妈特跑回来叫醒我,妈妈说死人封棺时若不叫醒我,我就会生病…

  1939年秋天,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某部队行军路过我的老家,在那里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官兵们分散到老乡家里住宿。村里有个叫杨的富裕户,家里住进了一湖南老兵。

  这杨立秋家的房子分前后院,后院和前院连在一起,同走一个大门口。杨立秋和老伴住前院,儿子杨金友单身未婚独住后院,到后院去须从前院房子穿堂而过。

  湖南兵被安排在后院与杨立秋的儿子杨金友住在一起。湖南兵住下后,好像对杨立秋家的房子很感,一有空就屋里屋外看个不停,有时跑到院子外边围着房子转悠。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趁杨金友睡着了,他顺着梯子爬到房顶上,一趴就是大半夜。有好几次见到杨立秋他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表情很是怪异。问他,他又支支吾吾地说没有什么事。直到部队临走的前夜,湖南兵才郑重其事地对杨立秋说,“大爷,你们这房子出过什么事没有?”

  杨立秋联想起几天来湖南兵的种种神秘行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反:“怎么?莫非你看到了什么不成?”

  湖南兵吞吞吐吐地说:“没……什么,既然没发生过什么就算了。”

  杨立秋说:“老总,如果你看到了什么,请千万告诉我一声,我们一家人忘不了您!”

  湖南兵这才说道:“不瞒大爷您说,我那天一进你家门就感到阴气很重,晚上在房顶上我看到房子后面的石碾上有个东西,有时就跳进你家后院里。根据我的,我敢断定你家三年内将会出现癫汉(癫魔病人),而且专门癫刚进门的新媳妇。”

  杨立秋一听,不禁大惊失色,一下瘫坐在地上。原来一年前的一个晚上,村里有个姑娘私自与邻村青年幽会,怕被夜归的杨立秋撞见。多事的杨立秋把此事告诉了姑娘的父母,结果姑娘遭到了父母的暴打严责。姑娘是个烈性女子,一时想不开,便来到杨金友房后的石碾上上吊自尽了。此后,村里再也没有人用过这个碾。杨立秋觉得姑娘的死与自己有些干系,因此心里总是郁闷不安,想不到早晚还是要出事,这可如何是好?他急忙问道:“请问老总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湖南兵道:“有是有,只是我们部队有纪律,我不敢帮你破解,只能告诉你这些了。”

  第二天,湖南兵就离开杨家随部队出发了。

  自此之后,杨立秋整日忧心忡忡,先后请过几个巫师和阴阳先生。但看过之后都说没有什么大事,是湖南兵故意编出来吓唬他的,只要逢年过节到碾上多烧点纸钱就可平安无事。杨立秋听了之后略感欣慰,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就把这件事忘了。

  一年之后,杨金友年满二十,经人介绍,与邻村一姓陈的女子喜结良缘,新房就安排在杨金友住的后院房里。新娘子进门后,孝敬公婆,体贴丈夫,一家人和和睦睦,全村人没有不夸的。

  新婚蜜月刚过,这天晚上,杨金友到朋友家喝酒,酒后几个年轻人又玩了一会儿牌,不觉已是深夜。因时间太晚,杨金友怕从前门回家影响父母休息,又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怕父母责骂,就想从房后让妻子打开后窗跳进新房。这样想着,就抄另一条路向房后走去。

  这时已是深夜,村子里一片寂静,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偶尔传来一二声狗叫,杨金友快步走着,不一会儿就看到自家的房子了。

  新房后面是一条死胡同,石碾就在死胡同里,离后窗只有几步远。自湖南兵走了之后,杨金友就对房后的石碾产生了一种恐惧感,此时夜深人静,更增加了恐怖气氛。离家越近,杨金友越感到紧张,心怦怦直跳,也越来越急促。

  近了,离新房越来越近了。透过后窗缝已依稀看到新房里的灯光了。杨金友知道妻子还没有睡,还在灯下等他,心里禁不住涌上一丝温暖,恐惧感也随之消失了。

  拐过前边那堵矮墙,就到新房后窗了,杨金友心里一阵轻松,快步走向后窗,举起右手正要敲窗,同时,下意识地扭过头来向石碾上扫了一眼……

  蓦地,像电影中的定格镜头一样,杨金友举在半空的手停住了,身体僵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在朦胧的月光下,一个衣着鲜艳的年轻女子正坐在碾台上冲他微笑……

  月光很亮,杨金友甚至能看清她那张像抹着白粉一样惨白的脸和微笑时露出的雪白的牙齿。

  一股冰凉的寒意从头顶迅速传到脚底,杨金友只感到头皮发紧,头发“嘎吧嘎吧”地竖了起来,脸上的冷汗不知不觉流了下来,狂跳的心脏仿佛一张嘴就能跳出来一样,周身的都凝固了,浑身绷紧得像石头一样。

  来不及多想,杨金友一边失声叫着妻子的名字,高喊“快开门!”,一边握紧拳头,用尽平生的力气奋力向后窗砸去……

  “哗啦啦!”随着一声巨响,后窗上手腕粗的窗框一下断为两截,窗门大开。

  随后,杨金友像疯了似的一头钻了进来。

  屋里,新娘子正坐在炕沿上做针线活。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得她魂飞魄散,抬头见丈夫头发直竖,脸色惨白,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新娘子更加恐惧,竟一下仰倒在炕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惊魂未定的杨金友眼见妻子昏倒在炕上,赶忙扑上前去摇着妻子哭喊着“娘子,你快醒醒!”

  片刻,新娘子悠悠醒来,睁开眼看看杨金友,再看看周围的一切,突然惊恐地喊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说罢,坐起来又哭又笑、又喊又叫。

  新娘子疯了!

  此后,虽经多方求仙拜佛、寻医问药,新娘子的疯癫症却一直未见好转。杨金友经此惊吓和打击,也变得忧郁寡欢,不思进取。面对这一切,杨立秋经常唉声叹气,间或狠擂自己的头。杨家从此一蹶不振,家境日渐衰落。

  2001年我回老家过年,亲朋好友聚集一堂,喝酒聊天。二大伯讲此故事,吾记之。

  我相信鬼!从来都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个人类无法触及的地点,哪里可能存在着亡灵或者别的什么。小时候住在乡下,一直被迷信影响着,听着村里的一些异事,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碰到。

  乡下有一陕西治疗癫痫权威医院在哪棵树,现在已经被围起来了,树顶被削去,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也不怎么长叶子。我小时候一直以为那是棵死去的树,后来许多年了它一直如此,不曾枯萎腐坏,在大风天依然挺立。

  后来我问母亲,这棵树到底是死是活。母亲告诉了我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

  外祖母小的时候那棵树还和所有的古木一样参天茂密,经常有人在下面乘凉。这棵树的年龄一直是个秘密,当年外祖母一家安居于此的时候,它就已经这么高这么大了。有位世代生活于此的老人说,从唐代开始,这棵树就一直在这里了。新中国成立后,村里要砍掉这棵树来拓路建房,动工那天就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毕生难忘的事情。

  村民们刚把这棵巨木的上端砍掉,谁知从树干里竟然冒出了一条怪蛇,有碗口粗细,蛇头很尖,有成人的半截手臂那么长,眼睛通红,眼角还有类似血泪一样的液体,鳞片是很浅很浅的黄色,鼻孔两端挂着两条胡须。它哧溜一下从树上窜下,村民们纷纷吓得让开了道,眼睁睁看着这条怪蛇潜入水里。此次,再也没有人敢动这棵树了。

  不久,村里来了许多陌生人,他们在村里捣鼓了几天才离开,据说一个人借走了外祖母家的渔网。后来一家小报社也来采访过,发表了一小段东西,我还看过那张古老的报纸。

  有一天,我很好奇地走到树边,细细观察,惊讶地发现,这棵一直活着的古木中间有一大部分都是空心的,树里面很潮湿,黏黏的。

  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夏天的一个暴雨夜,爷爷在朋友家作客,我和哥哥在房间里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听见隔壁有人说话的声音。

  哥哥胆子大,悄悄地溜过去,发现隔壁的电视竟然开了!

  关掉隔壁的电视,哥哥回到房间。过了一会儿,隔壁的说话声再次响起!

  哥哥拉着我再到隔壁,发现电视又开了,我被吓个半死,哥哥安慰我说,这是打雷引起的线路问题,没事的。我将信将疑,不过也算说服了自己。

  又在自己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我和哥哥都很紧张。这时,听见楼道里有靴子的脚步声,我和哥哥以为大人回来了,很激动,一起往下跑。可是,直到出了屋子,还是什么人也没看到。

  我们两个都被吓住了,没有人敢上楼。哥哥提议去找爷爷,我点头同意。走在小路上,我回头望的时候,看见隔壁房间又闪起忽明忽暗的光来。

  后来,和爷爷回来,爷爷拉开门骂我们胆小鬼。

  这时,隔壁的电视机安安静静的......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更小,大概九岁多一点。我晚上经过一个儿时的玩伴家里,听到一个老奶奶的声音,好像是叫我停下来,我以为是朋友的奶奶,于是便停下脚步。

  然后那个声音叽里咕噜不停地讲话,忽高忽低,时而沉重时而癫狂。我一句也没有听清,但隐隐感到不对劲。后来,我听到了“对不起”、“老天爷”、“不甘心”之类的字眼,这才发现那个声音完全是在自言自语。我试着喊了几声,那个声音也不回答,仍然含糊不清地说着。

  我当时脚有点发软,只想快点离开,无意中太原治癫痫权威医院绊倒了一个花盆,还把刚买的绿茶给弄掉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拼命往家跑。

  第二天很早,我来到那个朋友家门口,绿茶和花盆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似的。正好,我的朋友从楼上下来,我问他怎么不见他奶奶。他说,他奶奶早就生病住院了。我对他说,我九点钟来找你看鬼片,怎么叫你都不理我。他笑着回答,那时他早就睡着了。

  事情发生后没几天,我那朋友的奶奶就过世了。

  这个故事我只有一点依稀的记忆,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某天和哥哥走乡间小路回家,经过一户人家门口,我透着窗玻璃,发现那家人的灯很奇特。老式的灯都是发着橘红色的光,而且不亮,所以什么影子都特别清楚。

  我发现那家人的灯好像是一个钩子上挂着个瘦长的包袱,一晃一晃的。我和哥哥还调笑这个灯,哥哥说,妈的,真像个吊死鬼。我和哥哥当时经常看鬼片,哥哥老拿鬼吓我,我当是他在乱说,便一笑了之。

  后来过了很久,奶奶跟我讲村里的奇闻异事,说到以前村里有一个女的为情自杀,吊死的,地点就是我们当年所经过的那所乡间小路旁的房子。

  我告诉哥哥这件事,哥哥说那是巧合,还拉着我去考证。

  来到那间房子,哥哥敲门,很久都没人开。一个村里的大叔走过来,问我们这时在干什么。哥哥说他要找这户人家的主人。那位大叔一边笑一边说,这件房子很久以前就改建成了仓库,而且荒废了很久,怎么会有人住啊。


猜你喜欢:

1.

2.

3.

4.

5.